我被楼上寡妇勾引的经历

买房子是我家头等大事,我和老婆转了几乎大半个城市,看了数十个楼盘,终于在濒临市区,交通方便、环境优美的地方,发现一个xing价比颇高的小楼盘。

  掏出70万白花花银子后拿到一纸合同,这意味着在这个千万人大都市,有了属于我的100平方米地盘,虽然这房子是空中楼阁——三楼,脚都猜不到大地,shenti接触不到地气。

  那些日子,妻子几乎每天都去看看房,兴奋、满足,shenti的每个毛孔似乎都散发成功的喜悦。而一到晚上,拉开衣柜里的空空抽屉,拿着几张几乎只剩角为单位的存折,心疼、郁闷、唉声叹气,一切消极情绪都出来了。

  她唠叨,说下手晚了,咋前几年就不知道买套房。

  她埋怨,说我一个大男人咋没有经济眼光,一点头脑都没有,害得家里攒了十几年的辛苦钱,一朝就得给人家房产公司了。

  她气愤,说盖房子人真恨,巴掌大的地方愣卖几千块一平米。

  这就是女人,我总说她是标准的白领脾气,情绪多变,没有知足,满腹怨气。

  没办法,无论如何,日子还得过,房子还得装啊。于是,在一个晴朗朗的夏日,不是很酷热的星期天,我和她开始转建材市场,装饰市场,灯具市场。

  妻子拿个小本子,问产品质量,价格,保修期,等等。那本子上写满了一块板、一颗钉、一块砖等等的价格,产地,搬运费用。妻子说,大钱都花了,该省小钱了。

  那天我们在楼下,看到有收破烂的,妻子找人家要了手机号码。现在社会是很发达,连收破烂的都有手机。可是,我不明白,妻子找人家要手机好干吗。

  几天后,我明白了其中缘故。原来,我们买的地砖,妻子不用楼下等活的民工,而是给那个收破烂的打了电话,让他搬到楼上。与“专职”搬运工相比,这次搬运,我们省了二十元钱。妻子一脸得意地说:怎么样,老公,我又给你省钱了。

  我不得不佩服她的精明,小事上的算计。接下来,那个收破烂的全面负责了我家所有装修材料的“上楼”业务,有的东西他自己一人搬不动,还找来了同伴。

  在装修房子时,妻子忙前忙后,跑东跑西,好不操心,好不累。我心疼她,我想帮忙,可她坚决排挤我参与,丝毫不听我的意见。

  不过,我不在乎,买房子就是让妻子高兴和享受的,她爱怎么装就怎么装吧,我还落个省心呢。

  那些日子,妻子只分配给我一个活,让去做做监工,她怕民工别糊弄我们,糟蹋材料。

  可是,我去了几天后妻子几不让我再去。她发现了情况,感觉到一种危机。她让我远离正在装修的新房,让我搬家后再去。

  我一头雾水,不知怎么回事,问她,她也不解释,问多了,她干脆不搭理我。

  后来,我看她实在太累,说还是我自己去盯着,我一个大老爷们,整房子这么大事,你不让我做,我不整个废人吗?

  妻子翻我一眼气嘟嘟说:让你去,我放心吗?

  有什么不放心?就你能,是吧?妻子这么不信任我,我很不满。

  看我脸色难看,妻子语气缓和了一下说:不是对你不放心,是对咱家楼上那个小寡妇不放心,你没见她一天去咱家好几趟。

  原来妻子是为这个,我觉得很好笑。我对她说:我跟人家都不认识,一楼张大爷说她带个孩子独自生活,很不容易。她去咱家是看装修,有时还给出出主意、送点水什么的,人家是好心。

  我感谢她的好心,可我怕你的魂被勾走。你没看小寡妇看你时的眼神,和你说话的腔调,还有她穿的那衣服,啧啧,多暴露啊。她一去,你眼直了,那几个民工的眼也直了。

  真佩服妻子观察力,小寡妇去那里时,我印象中妻子只有一两次见到,可她一下子看穿事情隐患。

  说实在的,那个小寡妇是很撩人,她声音嗲嗲的,眼睛水水的,xiong部满满的,属于男人一见就动心思的一种女人。和她说话,我还真有点蠢蠢欲动的感觉呢。

  一个月后房子装修好。刚装修的房间里面有异味,妻子每天一大早去那里打开所有窗户,傍晚下班时再去关好。这简单的工作,她还是不让我去。我明白,其实妻子非常了解我,因为我以前“花”过一次,他怕我旧病复发。

  一天吃晚饭时,妻子跟我说她要到外地培训新业务,时间半个月。她还告诉我要记得给新楼房通风换气。我点头答应。后来妻子语气突然严厉起来,狠狠对我说:你不能在那里待很长时间,打开窗户后立即走,明白吗?要是让我知道你和那个小寡妇有瓜葛,可别怪我不客气。

  想到小寡妇,我心里痒痒的,也有一股莫名冲动。我想妻子这一走半个月,我是不是有机会粘腥啊?不过,我脸上没有表现出来,一本正经地说:放心,我已经是标准家庭妇男,对别的女人一点兴趣没有,心思都在你身上了,你还不知道吗?你也不想想昨晚你有多美?我要是有外心,能对你那么卖力气吗?

  听我这样说,妻子脸微红,呵斥我:别没正经,这是给你打预防针,你知道就好。对了,我是夜里11点的飞机,单位来车接。

  啊?今晚就走啊?那咱得抓紧时间。说着,我撂下碗筷,拖起妻子就往卧室去。妻子半推半就说:干吗啊?至于吗?没见过你这样的。

  我手下利索,她说话时我已经把她那薄薄的职业装解开了……

  妻子走了,我心一下子放松下来,可也有一股强烈yuwang,是什么?我心里清楚,那就是小寡妇火爆的身材和诱惑的声音。

  于是我转天早早来到新房,估计也就是六点多吧。把所有窗户打开后,我走到门后,故意把防盗门打开一条足以看清房间内部的缝隙,然后坐在唯一的一把椅子上抽烟。

  大约十几分钟后,我听到房外有走路声音,我的神经立即紧张起来,眼睛盯着外面。很快从门缝里看到是个男人,我感到沮丧,继续闷头抽烟。

  又过一会儿,外面再次传来走动声音,这次从声音就能听出下楼的一定是个女人,因为那高跟鞋的声音很清脆。果然,声音在我家门外停住了,接着从门缝里我看到了一张女人魅惑的脸,正是楼上的小寡妇。

  她朝我笑笑问:大哥,干啥来了?这么早?

  我心开始紧张得乱跳,赶紧站起来走到门口说:你好,来,请进。我是来开窗通风的。说完,我拉开门。

  小寡妇扭着xing感腰身闪进我家,然后媚笑着问:不都是大姐来开吗?怎么今天是你?

  哦,那什么,她今天临时有事。我看着她紧shenti恤直发呆,想象着里面那两座山峰。

  对了,大哥,你看这么多日子都不知道你叫啥?小她走进里间,看我家卧室装修。

  我叫雄伟。我跟在她后面,慌慌回答。

  哦,你是够雄伟的。小寡妇和我开始打呵呵。

一个花心男人的口述:我被楼上寡妇gouyin的经历

  你叫我小刘就行了。她笑嘻嘻说到。

  闲聊了几句后她说:不行,我得赶紧走了,给孩子买早餐。说着,她从卧室往外走。

  此时,我恰好站在门口,于是有意识稍微侧一下身子,留出够好一个人通过的空间。

  她要想通过那个窄小空挡,必须侧一下身子。与我想象的一样,在她出卧室时,她面朝我,挺了下xiong说:回头咱再说话。

  我明显感觉被她xiong“袭”了,因为她那两座山般小峰,“嗖”地很快蹭了一下我。

  我精神立即紧张而又有点兴奋,然后急急对她说:好,一会儿见,我今天没啥事,上午在这儿多能待会。我对她暗示。

  是啊?那就擦玻璃吧,帮老婆多干点活。说完,她冲我媚惑一笑走了出去。

  我又开始焦心等待,不知道自己今天能不能上手。唉,做男人真难,干点事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